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

2020年09月27日 17:59

 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9亿元,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


 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







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


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

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



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




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



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

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

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


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


       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相关推荐

告别封闭式发展,中介需要扩宽规模

人员流失,是房屋中介行业最头疼的问题。房屋中介行业靠的就是经纪人拓展房客源数量,增加成单量,人员的流失会直接影响到房屋中介的收入问题。全国各地的中介门店每天都会有人员流失的情况发生,留人难不只是某几家店的问题,而成为了整个房产经纪行业的一种通病。尤其对于那些规模中小的地方性中介而言,人员流失已成为一种痛疾。追究原因,自然是与经纪人自身的收入有关,面对大型品牌房屋中介的冲击,中小中介的资源有限,业绩受影响,人心自然浮动。同时,中小中介缺乏系统的管理体系,文化向心力以及团队合作思想,当业绩波动时门店抗风险能力有限,经纪人也很难下定共患难的决心。归根结底,用一句话就能概括:鱼大了,池子还是那么小,自然什么也留不住。仅仅靠“感情”是无法留住人的,毕竟出来上班都是要赚钱养家糊口的,有收入才是保障员工稳定的最佳方法,所以想要留住不断成长的“鱼”,“池子”也得不断拓宽自己的大小。中小中介面临的困境始于规模,想要扩宽规模,告别封闭式的发展,选择加盟一个可靠的大品牌,显然能起到对症下药的作用。告别传统加盟模式,租客网率先提出合伙人的加盟制度,风险共担,收益共享!租客网表示要把并购,AB股,加盟三方面结合起来,创造出一个全新加盟模式,完全不同于传统加盟模式的金融并购型利益共同体。这意味着加盟租客网,租客网不仅助力你发展,更是成为了租客网的一份子,共同努力,共同奋进,共享收益!加盟租客网,享受租客网平台的资源,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走的更高,更远!

2020年09月02日 11:27

复学不等于复工,线下教育如何发展生存!

随着新冠疫情的长久持续,教育行业迎来至暗时刻,寒假及春季开学培训计划被打乱,虽然目前全国各大中小学已经复学,但是线下教育机构复工还在陆续恢复中,线上教育却如火如荼,所以校外教育关键分水岭也随之来临,行业两极分化,迎来倒闭风潮。复学不等于复工据5月25日教育部最新消息,关于线下教育机构复工,全国有11个省份给出了明确时间,时间大多集中在5月之后甚至更晚,但中国有660多个城市。另外还要求在启动校外培训机构要优先启动面向参加高考的复读生以及艺考生的学习。由此可见,各地区线下教育逐步解禁状态可能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在复课之后,大部分的学生可用于补习的时间明显受限,同时因高考、中考推迟,预计暑假放假时间将延期至8月1日前后。换言之,校内课堂时间会挤压校外培训时间,至少1个月。而校内教学安排导致的放学延时,很可能会促使学生家长更倾向于可以利用碎片时间学习的在线模式。效果也不错,并且每天只需要占用半小时间,家长还不需要接送。行业分水岭随之而来即使现在已经复工的线下教育机构还需要面临生源的问题,这次疫情给我们好好的上了一课——网课,学生从最初的不适应甚至反感抗拒到现在的欣然接受,虽然中间出过很多问题,也闹过很大的笑话,但是我们可以预见现在的家长再去给孩子报线下的课程就会有阻力,他们发现其实给孩子报名网课也是不错的选择。而在疫情期间冒出了一大批X辅导等app以及考生网自主在线学习材料购买等网站,疫情,反而成为了红利,加之各大综艺节目广告大力推广。疫情过后快速招生,盈利快速增长短时间内就不会发生,本次疫情对于中小企业的打击之大超出想象:员工的薪资支出与租金是众多破产企业无法逾越的鸿沟,虽然会有政府的补贴,但仍需面对人员缺位、供应失常、资金吃紧等不利因素。虽然线下机构面临着挑战,但线上机构却迎来了爆发。要么转型要么倒闭很多区域性和中小型线下机构在疫情下选择了“苟活”,面对线下课时费的捉襟见肘,很多老师只能被迫选择线上再上岗。在短短几个月中通过直播的方式为学生补课,挣的钱比在校外辅导班的课时费收入要多,遂决定与现在的校外辅导机构解聘,自己在家中搞直播教学。事实上,随着这次疫情的催化,面对线上教育平台开出的难以拒绝的薪资数额,很多老师便接受了线上平台的入驻邀请。师资的流失正在从根本上动摇着线下机构复课后的教学品质。任何危难中,都孕育着机会。疫情之下,教培机构迎来大的变革,也催生新的模式。面对疫情,无论是纯线上还是纯线下,都面临着一定的问题,也都在寻求解决方案。一种全新的模式也应运而生——线上线下教育相结合的模式。行业内,阿里集团首推的“云招聘”已成功为上海签约十位优秀上海交大毕业生,行业内,考生网推出的线上报考到学习一条龙服务模式,都可以为为业内企业打样做参考。此刻虽是线下教育的凛冬时刻,但任何时候挑战与机遇并存!

2020年05月28日 10:33

租客网:租房选中介,一定会出现问题吗?

说起租房,很多人脑子里第一个会冒出的词,是黑中介,有些地方的黑中介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不负责,随意涨价,不退押金等。随便上一些社区看看,吐槽黑中介的非常多,比如坑钱,不退押金,态度恶劣,违约等。中介很坑、不要找黑中介基本达成了共识。租房的目标人群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毕业不久,未买房,在外地上班的人群,包含合租和整租;另一类是已成家的,买不起房或者其他原因而租房居家的人群,基本都是整租。互联网租房面向的人群更多的是第一类。目前找租房大致有这么几个模式:一是传统渠道,中介的门店,或是小广告;二是一些互联网租赁平台;三是自己做租房的互联网中介。这么多模式,真正解决用户需求的依旧很少,那么问题来了,如今很多O2O服务行业已经非常完善,为什么租房还是有这么多关于中介的问题呢?因为对于租客来说,价格是非常关注的一点。显然有了个中介,但房租会溢价,还要提供中介费,在看房阶段中介能为租客提供的,除了房源之外其他服务并不多,在广大租客心中,房东直租一定是最省钱、最省心的。所以结论出来了。房东的需求和租客的需求是相反的,一个喜欢中介,一个不喜欢。各种黑中介猖狂根源,是因为房源都在他们手里,中介为了更大的收益,抢到更多的房源、服务好房东,明显要比服务好租客、获得好口碑来的重要。但是这种情况的出现并不是绝对的,传统的门面中介,得依靠出租房屋,或出售二手房中成交所得到的中介费生存,为了赚钱,只能顶上“黑中介”的头衔。但是并不是所有的房屋交易重都存在中介费现象,例如租客网就实行“房屋免押金,不要中介费”。除此之外,租客网还实行“信用体系认证”,不论是中介还是房东,都得通过认证,才可进入平台使用,如此便可彻底与“黑中介”说再见。租客网顾名思义是为广大租客服务的网站,但租客网的众多福利绝不会都偏向租客。除了服务租客,提高租客的体验感,租客网对广大中介来说也是“福音”,如今的租赁市场乱象丛生,房屋中介平台的诚信度一次次受到市场拷问,但是正规的中介该怎么办?难道也被无端扣上“黑中介”的帽子?当然不可以。租客网联合全国中小中介,致力于打造健康诚信的生态圈,当市场出现“黑白中介”对抗的局面,相信广大租客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市场整顿,迫在眉睫,中介们选择与租客网合作,无疑是整顿市场的最佳路径。

2020年04月30日 11:31